当前位置>夕阳茶座

刮鱼

发布时间:2024-05-30    单位:鼓楼区军休一所    作者:张文华
点击率:305
字号设置:

逮鱼是我们儿时的热爱,有钓鱼、网鱼、叉鱼等等,除此,我和邻居二坠子还常去刮鱼。那时没有电击鱼,鱼很多,只要有水就有鱼,没有大的,也会有小的,又无农药、化肥影响,都是野生的、绿色的。所谓“刮鱼”,是把一段河沟里的水刮干后,捡鱼,当属“竭泽而渔”。

秋天,也是邻居二坠子和我的刮鱼季节。我们都有哥哥、姐姐,劳动力多,不在乎我俩,节假日通常是我们的“刮鱼日”。秋天的农田不用水,河沟水浅,鱼就向水深、有涵洞的地方迁移。大人们忙于农活,没人会在意捞鱼摸虾的事。二坠子在我们生产队号称“摸鱼鬼”,他清楚地知道周围河沟里鱼的行情。一天,我们商定到村和后村之间的三汊口去打卡,那是两条河交汇处,呈“T”型,有涵洞,涵洞前的三角带水深。

刮鱼的标配“行头”是一只木水桶、两根麻绳、两把铁锨。我们先在涵洞后边挖土打坝,形成盲端,然后从远处沿着河沟,用麻绳把河水拴响,驱赶鱼到三汊口,再打坝将两河道截断。刮水是用绳子中段,分别拴在水桶口的两侧把手上、水桶的底部。二人对面,站在两边的河坂上,两手分别抓住桶上、下的系绳。刮水时,同时松上绳,使桶口向下,装水,再放松下绳至桶装满;拧上绳将水提到坝外,松上绳、提下绳倒光水,如此反复,直至水刮光,捡鱼。这种方法刮水,简单、适用,但开始要做协同训练,我和二坠子是老搭挡,早是驾轻就熟了。收获是每次要鱼满桶,估计10千克左右。如不够量,就向周围延伸,打坝,向取过鱼的河段里放水,当水流平时,可少刮一半水,省力、省时。满桶鱼用一把铁锨抬着,再一人拿锨、一人拿麻绳,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回家。

在三汊口我们忙活了快两小时,眼看要见河底,忽然河中间泛起浑水,“看!有大家伙!”二坠子惊喜地叫起来。他的话音刚落,涵洞背后出现哗啦啦响声,一看,是水坝底部淤泥不牢,漏水了,接下去可能要坍塌。二坠子说,你去加固,我马上来,看看刚才是什么鱼在打水花。他卷起裤管,向河中间蹚去。我赶忙先扮树枝、拔青草,掺合淤泥,堵塞漏洞。“呃喂……”二坠子突然惨叫起来。我立即放下活儿,越过涵洞看是怎么回事。只见二坠子两手心向上,上肢围成一个“心形”,小膀子上有不少鲜红的血迹,两眼含着泪水,说:“给大季花鱼(桂鱼)刺戳的!哎唷,又疼又麻!”原来他摸到桂鱼后,知道鱼鳍刺会扎人,想尽快用两胳膊把鱼兜上来,去和我一块加固水坝。谁知鱼一离水,就应急自卫,撑开所有带毒的刺,挣扎起来,二坠子鲜嫩的胳膊就遭了殃。此时,哗啦一声响,漏坝塌方了,水哗哗地回流。

我建议:“咱们上午算了吧,看你这样……水坝又坍塌。”二坠子跳了起来,坚决地说:“咱们今天上午,一定要刮完鱼,逮到那个戳人的家伙,中午就吃它的肉,算是补偿!”说完,就近拔了一棵蒲公英,把叶子揉烂,涂在出血点上,他就像翻过了这一页。不一会,修好漏坝,提高刮水速度,又忙一时许,终于河干见底。

那条大桂鱼要有4斤左右,躺在河中间,不时跳动一下。周围拥挤着杂鱼:鲫、鲤、鲢、鳗、昂刺等,以及数不清的河虾。我对二坠子说:“你去涵洞里捉鳗鱼,我逮河里的鱼。”就先用铁锨把大桂鱼挑进水桶,再递桶给二坠子去存鳗鱼。河塘里有昂刺鱼,像桂鱼一样,有刺、会扎人。我不冒险,就续用铁锨把大点的鱼都挑到一块河坂上,小鱼、河虾虽不少,但在水桶里排不上座次,就不要了。刚要告一个段落,一抬头,眼睛一亮:水退后芦苇根露出,密集的地方,有一条大黑鱼,有5斤左右,躺着一动也不动。我叫二坠来看,他笑了,说:“黑鱼就会装死,差点给它混过去。再找找,虎头鲨也会这样。”我就仔细地搜索一遍,共找到6条虎头鲨,这家伙,虽然是“头大无脑虎头呆子”,但和周围环境混然一色,掩蔽得真好,不认真、仔细、对比着看,是发现不了的。

我完成任务后,去看二坠子逮涵洞里的鳗鱼,鳗鱼像鳝鱼,无鳞

溜滑,还会咬人。他把水搅得很混,用逮鳝鱼办法:右手除中指半伸,余四指内屈。照准颈部,猛地用中指将鱼卡在二、四指间,并快速放入水桶。动作瞬间完成,稳、准、快得让人赞叹,可见绝非一日之功,“摸鱼鬼”也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水桶中的鱼满外溢,就把桂鱼、黑鱼两条大鱼,用柳条穿腮,挂在水桶两边的把手上。余下的,放回河中。虽然鳗鱼称之为“软黄金”,香糯的口感倍受欢迎,小的也放了生。最后一步,恢复河沟原状,将打坝用的泥土,送回原处,受过生产队长的称赞。

在回家的路上,二坠子又哼起了:“日落西山红霞飞”。我说:“现在才中午哎”,他笑了。我说:“是不是想到中午吃到季花鱼啦?”“你不想要啊?”他问。“这回你拿季花,我拿黑鱼最合适。余下的,老办法,巴啦巴啦就行了。”我说。“好的!”他赞同。我看了看他的胳膊,没见明显异常。看来,只要不过敏,就是痛、麻一阵子,无大碍。

到家后,妈妈正要做饭,我说煮小鱼,吃水塌饼吧。妈妈说要分头行动,才能不误家人的午餐,她处理鱼,我发面。我把老酵头用温水化开,继续用温水和面,和得偏稀,和好后用湿笼布盖上。天还暖和,大约一小时后,面就发好,妈妈把鱼也处理好了。除那条黑鱼和几条大点的留晚上外,其它杂鱼,统统下大锅。大锅底下煮鱼,锅上沿上烙饼。就餐时吃饼、吃鱼,刺激食欲的便是饼蘸鱼汤。这种饼蘸鱼汤吃法,今天成了美食家们称道的特色菜——小鱼锅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