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夕阳茶座

抗疫中我的摘抄本之二

发布时间:2020-05-20    单位: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张福根

新时代最美的逆行者 

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每当国家有难时,总有一群背对希望而面向灾情的逆行勇士们,他们用忠诚谱写着神圣的理想,为初心奉献着自己的一切。

   “请愿书上的红手印”讲述了宜兴市中医院78岁邓君朴将一封手写的“请战书”交给组织上,这位出生在中医世家的名中医在请战书上写道,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纵使前路遍布险恶的荆棘,我也将勇往直前,毫不畏惧。淮安市中医院护士长祁琦抱着5岁的女儿说,在家好好听话,等你长大了,你会为妈妈感到自豪。一位称之为军医小姐姐,在大年三十告别年幼的女儿,跟她说,孩子不哭,妈妈这一仗不能输,等我回来。胡星星是江苏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这位一直奋战在重症病房的勇士说,重症医生就是立马横刀,直面死神的那个人。甘肃妇幼保健院出征的15名队员中有14名是女儿身。她们说,我们不仅是白衣天使,更是白衣战士,虽然没有了长发,但是我们身着“中国卫士”制服,更加显得精神,更知身上的重担。“我觉得我应该去,因为我和其他护士不一样,我是汶川人呀!”这句话是四川第四医院的护士余莎说的,她今年24岁,12年前汶川大地震,她的家乡受到重创,灾难中,她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爱。今天,在灾难来临时,她毫不犹豫选择报名参战。“雷场是哥哥的战场,如今疫情当前,医院是我的战场。”这是“排雷英雄”杜富国的妹妹杜富佳的话。

在抗“疫”大军中,还有一支特别的队伍,这就是由退役军人事务部组建的退役军人医疗队,他们坚守“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的信念,勇担“穿上军装保家卫国,脱下军装守卫人民安康”的大任。当病毒肆虐武汉之际,他们义无反顾地走向抗“疫”战场。李晓静17年前曾在小汤山医院参加抗击非的战斗,没想到17年后,己经自主择业脱下军装的她第一时间写下请战书,带着50名白衣娘子军从上海赶赴武汉。她说,我曾经是你们当中的一员,虽然脱下了军装,但我还是以医务人员的身份和你们一起战斗,即使有再多的凶险也是值得的。46岁的刘森波,从广州赶到武汉,成为一名“病毒样本快递员”,按要求样本必须在半小时内送定地点进行核酸测试点上,为了尽快让疑似病人确症,这救命的事让这个被同事称为自己不要命的“大侠”,每天要跑两趟雷神山医院。王立田是一名退役军医,武汉发生疫情,他带上泡面和水,从安徽阜阳自驾到武汉支援,第二天就穿上三层防护服走进病房,一待就是6个多小时。父亲说,你是退伍的,又是党员,应该上那儿去!

这些都是平凡的儿子、女儿、爸爸、妈妈,但是为了一个个生命,却义无反顾成为一个逆行的勇士。他们也有最最亲爱的亲人,也有一个温馨的小家,但是为了一个大家,却宁愿舍弃那可爱小家,成为一个最勇敢的逆行者。你们用鲜血和生命,为我们筑起一道道安全的屏障。他们用青春年华,为我们撑起一个又一个山脉脊梁。他们用无私的奉献,为我们带来无限美好生活的希望。那一个个义无反顾的“逆行”背影,就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丰碑。祖国不会忘记,人民永远记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