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海拾贝

葫芦的恩赐

发布时间:2020-11-05    单位:建邺所    作者:张礼忠

在我的故乡集中平原,人们都习惯种葫芦,这不仅是因为它可食可用,美化环境、成荫纳凉,还可制成艺术品供人观赏。所以,每年春季,家家都种葫芦,搭棚架,当葫芦茎蔓爬满便形成了一个“绿色翠宫”置身其中,貌不可言,和葡萄架一起被乡人誉为“夏季双荫”。

记得幼时,我家院中的葫芦架,郁郁葱葱,上面盘满了藤蔓,编织成清爽宜人的“凉棚”。白色的小花散发出阵阵清香,硕果累累的葫芦垂挂于浓密的绿叶只见,有圆形、双球形(中间细,像两球连在一起),大大小小的葫芦,个个鲜嫩翠润,有的束起腰身,有的鼓起圆腹,既宁静又优雅,成了农家小院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炎热的夏季,于葫芦架下摆一张躺椅,或看书或小憩,凉意顿生,神清气爽,幸福的成就感就会油然而生。此时,微风徐徐,芦叶轻轻摇摆,小葫芦时隐时现,宛如调皮的小精灵嘤嘤成韵,明眸轻漾,给人带来无穷雅趣。

葫芦架不仅使农家有景客观,有美可赏,还可为人提供美食。早在三千多年前问世的《诗经》忠就婉约地提到:“七月食瓜,八月断壶”的典故,其含义就是指葫芦可食。如嫩绿的葫芦,切成小块可以清炒,也可以腌着吃或烧汤,清新可口。如果鲜葫芦吃不完,可削皮、切成条状、晒干,到冬天炖肉吃,不失为蔬菜淡季的一道美味佳肴。

对吃不完的葫芦可以挑选品相好看,晾干,做成各种用品,或装饰城把娃的艺术品。记得幼时,祖父常用葫芦做油壶、酒壶或水壶。乡间郎中,可以用来装药,所以民间一直有“悬壶济世”的说法,并由此产生了流传久远的俗语:“他葫芦里不知装的什么诗?”表示“猜不透其人的心计”。那时,生活,生活用水都从井边汲取,倒入一大缸内,用一分为二的葫芦飘舀入锅内或烧水做饭、十分方便,我们称其味“水瓢”。平时,口渴了便舀起半瓢水一饮而下,痛快淋漓,清甜甘冽。所以,后来人们便用“按下葫芦浮起瓢”来形容一物多用,各有其妙,进而引申为“一事未平一事又起”。

在中华民俗文化中,葫芦是吉祥的象征,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寓意丰富。如明清时期的民俗钱币就有呈葫芦形状的宝瓶图案,其中就有八仙中李铁拐的葫芦,成为人们收藏的珍品。伟大思想家庄子就经常把葫芦系在腰间而“浮子江湖”。玩葫芦大家王世囊专门写了《中国葫芦》一书,寓学于趣味之中。齐白石大师的《葫芦图》色彩醒目,给人以强烈的视觉美感,被誉为“传神之作”。一部《葫芦兄弟》动画片,让无数孩子为之倾倒

自古以来,我国民间还出现了许多“葫芦艺人”,如在葫芦上彩绘飞鸟游鱼、山川水秀,人物花木,题诗作赋等不一二足。我三姨父就是一个业余绘葫芦艺人。有一年,父亲过生日,他送了一个彩绘葫芦作寿礼,并题诗一首曰:“翠宫现,瓜瓜垂吊争秋艳,葫芦嵌名,益寿成盼。寒门双展迎亲友,农家小菜杯杯酒,健康长寿,诗飞歌走。”父亲观之喜颜开,连赞:“妙哉。”珍藏之。受其影响,我自小也养成了真爱葫芦、玩赏葫芦的洗好,常为此陶醉不已。现在我虽垂垂老矣,但仍将葫芦视为珍爱,因为葫芦给我了太多的欢喜,让我感受到蓬勃生长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