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海拾贝

春欢与春愁

发布时间:2021-01-05    单位:建邺所    作者:张礼忠

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自古以来,人们就礼赞“春季多佳日”,更是文人墨客吟咏不完的话题。春未到先哟啊迎盼,春一去不免依恋。人们为什么如此礼赞春天呢?原因有多种,首先就是春天能给人们带来温暖、欢悦和希望。常言:“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人类的活动与生计都是春天开始获得,“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李绅《悯农诗》)就是忠实的写照。春继冬而至,使人从严寒转入温暖,且为万物萌动的季节。此时,大地复苏,春暖花开,杨柳依依,山峦叠翠,莺歌燕舞,一派生机盎然。呈现出“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杜甫《绝句》)春临大地欢喜之情,溢于言表。不仅如此,春天还是人们男女配偶完成的季节,不少红男绿女,在春天喜结良缘,尽享“春宵一刻值千金”。

春天,还是旅游旺季,这时,人们在闲暇时,纷纷走出家门,或踏青赏景,沉醉于奇趣的大自然中。可谓“溪水潺潺曲径湾,草绿花红艳阳天。水中栈桥波弄影,拂堤杨柳醉春烟。蜂蜜彩蝶寻芳闹,紫燕衔泥剪水欢。春光明媚景色秀,红男绿女戏清涟。”一派大好风光令人流连忘返。春天给人以活力希望和快乐,总让人会产生一种“春风得意马蹄疾”之惬意,让人热衷于“迎春”、“赏春”、“惜春”,演绎出无数《春天的故事》,雷锋“待人要像春天一样温暖”成了经典金句,至今仍广为流传。我们退役老兵安享晚年亦被称为“人生第二春”,我曾赋诗赞曰“喜度二春幸福临,老翁何惧岁更新。老当益壮紫烟荡,夕阳灿烂春景馨。倾情追春劲挥鞭,老骥伏枥效寸心。休道而今桑榆玩,晚霞如诗啸天云。”春天带给人们的欢悦是永恒的,就自然状态来说,春确实值得赞颂的。

然而,自然与人事并不一定完全调和。自古文辞中于“惜春”、“迎春”“颂春”之外,还有“春伤”、“春怨”等类的话题,文人墨客称之谓“春愁”。唐代诗人王昌龄在《闺怨》一诗中说:“闺中少妇不曾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叫夫婿觅封侯。”前两句说,初春时节少妇艳妆登楼远眺十分高兴。后两句说,但一见绿柳呈翠,情绪顿时逆转,后悔不该叫丈夫去追求功名,自己落得孤独无趣。一个“悔”字刻画出少妇的“闺怨”,耐人寻味。宋代词人叶清臣说:“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番风雨。”也是写春之伤感的。其伤感的原因,全在人事之不如意。而感觉得最初最普遍的一种春愁却是“生也有涯”的我们这些人类和周围大自然界的对比。年去年来,花月风云的现象,是一度一番,会重新过去,也会重来。号称万物之灵的人呢,却一年比一年的老了,“无可奈何花落去”春虽浓反而显得人老,却又无计可施,对于春又起了一番妒意,春愁可更加浓厚了。淡然,这是一种不良心态,必须改正之。面对春愁,坦然处之,化愁为欢,做到“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朱熹《春日》)为此,我特赋诗铭志曰:“年屈米寿不为老,科学养生是为高。化愁为悦从容度,贵在超脱乐逍遥。风吹媚柳环湖走,日照鲜花曲径绕。喜度二春松柏志,春风情洒百岁道。”难道非“老有所乐”度二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