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我要上大学

发布时间:2022-09-21    单位:建邺所    作者:贺礼德
点击率:41
字号设置:

《我要上大学》,这是我战友谭秋生写的一首抒情诗的题目。该诗中有一段是这么写的,“高考恢复前夕/我却穿上了绿色军装/火热的军营生活/怎么也无法泯灭我上大学的梦想/二年服役/我将苦练杀敌本领/扛好枪,为祖国放哨站岗/退伍回乡/我要和同龄人一起走进大学的课堂/去遨游在知识的海洋……”。

1977年,我国恢复了中断十几年的高考,全国各地的莘莘学子欢欣鼓舞,奔走相告,磨拳擦掌,跃跃欲试。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没有获得高考的机会,他们就是军人,因为任务的特殊,他们不能离开自己岗位的。

谭秋生也是197612月入伍的,真真切切的与高考擦肩而过。于是他就写了一首《我要上大学》的诗,压在床板底下。

我与他同一辆闷罐车离开永新,虽然都是永新垦殖场的知青,在车上我们还是第一次认识。到闽北前线后,我们又分在相邻的两个连队,于此就成了很好的战友。

一年后,《解放军报》上刊登了一篇他采写的小通讯,《提前两分钟》。这下不得了了,在整个部队炸开了锅!一个新兵蛋子,写的稿居然上了《解放军报》!上军报,这是多少专职报道员难以企及的目标。有的从事了很多年的部队新闻报道员,也没有文章上过《解放军报》。

随后,他写的文章不断在报刊电台上发表,这引起了部队领导的高度重视。就在谭秋生服役即将期满的时候,部队首长好不容易争得一个从战士中直接提干的名额。于是,干部干事兴冲冲地找他谈话。谁是他冷冰冰的一句话,“我不提干,我要退伍”。

在部队能穿上四个兜,那是多少战士梦寐以求的愿望。得知消息的人都不理解地说,“谭秋生怎么啦?没有发烧吧?脑子没有烧坏吧”?这位干部干事把事情的原委给部队领导做过汇报后,部队长就说不信这个邪,要亲自找他谈谈。

一见到他,部队长就直接说“为什么拒绝提干”?

他也直爽地说,“我不提干,我要考大学”。

“考大学不就是为‘跳龙门’吗?提干不是也跳了‘龙门’吗?”

“人各有志,不好强求”。

“你真是个不知好歹的货,我要处分你”。

“行,一个处分我背着,两个处分我挑着。”

其实部队领导痛爱他还来不及,怎么会处分他呢。这年底,他如愿以偿地回到了永新。

有一年,我们的老部队长路过南京,特地来看我。我们在一起吃饭时,他又问起他,说,“小谭现在在干啥?后来上大学吗?”其实,我与谭秋生在闽北分手后,也联系较少。听战友说,他退伍后被招录在县广播站做编辑。期间,他多次申请辞职去报考大学,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领导终于同意他的请求。那年,他真的考上大学了。毕业时,遇上新余撤县建地级市,在全省范围内,招贤纳士。他便被分配到新余市委机关,从办事员做起,科员、科长、处长,上升通道还是很顺畅的。现在是市委副秘书长了。”

部队长说,“我在部队就知道这小子敢干能干,是个人才,必会有出息。”

我问他,“老首长,转业后在哪里高就啊?”

他叹了一口气说,“在街道城管执法队,当副队长,副处级。”“想当年,我带着成千上万的军马,肩扛着两毛四。现在却与小商小贩打交道,与摆地摊的展开游击战争”。

听到这里,我心里也有股难以说出的味道。其实,一个人不能以功败垂成来衡量自身的价值。努力过、奋斗过、奉献过,就应当是无愧于这个社会,无愧于国家和人民,也无愧于自己。

这时,我又想起了谭秋生写的这首诗,“我上大学/并不是羡慕大学校园/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并不是想在林荫道上/牵手怀春的妙龄少女/我要去征服/征服世界/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我由衷地佩服他那种征服的精神和气概,佩服他那永不服输的斗志。咬住青山不放松,这才有柳暗花明又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