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人老簪花寻乐趣
——关于我退休生活的闲谈

发布时间:2023-03-14    单位:鼓楼军休六所    作者:王炳臣
点击率:828
字号设置:

快乐和寂寞是一对孪生兄弟,两者相影相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时发现有人退休以后,觉得无所事事,寂寞难耐,心生空虚。然而,我退休以后,却从来没有孤独寂寞之感,也丝毫没有迷茫困惑之意。归根结底,是在我身边可以寻找的乐趣的确太多太多了……。

人老了,好做梦回忆过去,应验了一句过去的事想忘也忘不了的俗言,这是我们每一个老年人的生理特征之一。对此,我坚持在美好的回忆、公园散步、夫妻唠嗑、子孙后代对话、老战友聚会和构思作文中等等寻找乐趣,使晚年退休生活充满阳光和活力。

每每回忆起参军时穿上绿军装,戴上大红花,父老乡亲敲锣打鼓把我送到村口的场景;纯真的年代,火热的军营,亲如兄弟的战友们同学习、同训练、同工作、同娱乐、同生产的五同画面;我被树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出席师党代表大会时的一幕幕情景。想着想着,有时我会在梦里“嗤嗤嗤”地笑出声来,乐不可支。

我退休以后,闲来无事,一般情况下,每天上午9点至11点半,都会到离家500米的生态公园里游园,边散步健身,边观景怡情,边构思作文,这已经成为了我雷打不动,长期坚持的一个良好生活习惯。

充满野趣的生态公园,虽与繁华之地近在咫尺,但却远离喧嚣,闹中取静,是我们稍有含养的老人修身养性、构思写作的较佳之地。近年我所撰写的一篇篇叙事散文,多数是在公园散步时,在手机上构思完成的。其中《从看到三个农民兄弟数钞票聊起》一文,就是在公园里,触景生情而作,一经曝光,就受到了许多战友和读者的广泛好评,获得了我退休以后的无数意外收获。

俗话说,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迈入古稀之年,最有趣的事莫过于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与老伴唠嗑。我们两老夫妻共同出生在淮北农村贫穷地区,苦难的童年,一样的生活习惯和背景,使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

老伴说,她伴过5次新娘,有3个与他同龄的新娘,已相继去世,还有俩个比其小两岁的新娘,也都患了老年痴呆症,生活不能自理。此刻,虽然唠嗑的话题有些沉重,但我们都为双方父母亲有长寿基因,现仍有硬朗的身板,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而感到知足。

我离开老家已有半个多世纪了,可爱吃红薯、韭菜盒子、喝胡辣汤的生活习惯一点没有改变。其中《我的红薯情结》连续3篇怀旧叙事文章,都是和老伴唠嗑中激发出来的创作欲望,以唠生情,以情生爱,有感而发,意在为子孙后代,留下有温度的文字纪载,让读者了解我们那代人的艰辛和不易,增加对在中国大地已经传种了四百多年红薯的认知。

如果要问,我们这代人与现在的孩子及年轻人相比,谁更幸福?我可以不谦虚地说,我们这代人更幸福。因为我们这代人在忍受饥饿,过贫穷日子的同时,也享受着大自然的美景,以及那时在田间地头和打谷场上,数不尽的与同伴打闹玩耍的快乐时光。

回头看看现在孩子们,学习压力大得很。像我们家学习成绩优秀的大孙女王子涵,还有一百天就要参加中考啦,那种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拼命情景,让我十分心疼。我怜惜地问孙女:能不能休息休息再学呀?可是孙女回答说:爷爷,不行呀。虽然我们是年级段里的尖子班,但是,全班每一个同学都很较劲拚命地学习,生怕考不出一个好成绩,上不了理想的高中。

再看看当下,年轻人工作生活压力,冲淡了对富裕生活的感受。且呈现出来的浮躁郁症,身心疲惫,偏爱美食,身材肥胖,不锻炼身体等,更是许多人迈不过去的坎。而幸福感远比不上我们这代人。这正如苏格拉底说的那样:只期盼少许,才能接近最高的幸福

用手机,玩微信,上网查询各种资料等,都是大孙女王子涵教会我的。跟孙女逗嘴,有无穷的乐趣。春节那天,稚气未脱的小孙女王可心拜岁给我们说了一段顺口溜:爷爷奶奶过年好,微信还是支付宝;三百五百不嫌少,五千六千就更好!。听后,我与老伴虽都哈哈大笑,但在共享天伦之乐的同时,也为现在孩子的习以为常而感到一丝担忧。

还有一次,我老伴帮小孙女摇绳时,不慎右手的大拇指碰到桌子上肿的老高通红。当我嘲笑老伴不会摇绳时,小孙女一本正经的质问我说:爷爷,你是共产党员吗?我自豪地回答:是呀,爷爷是入党50多年的老党员啦。孙女不加思索的指责我说:党员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奶奶也是人民哦,奶奶手碰伤了,你不关心她,还嘲笑她。你这样做对吗?

对于小孙女天真可爱的批评,让我无言以对。是啊!在这个家老伴是干活最多、管事最多的人。她默默无闻,无怨无悔地照顾着我、儿子媳妇、孙女三代人,理所当然是我们王家顶天立地的大功臣,我们亏欠她的太多太多了。这样的交流对话,让我们这个家庭充满了浓浓的人情味。

学习思考写作,是我退休生活的一条主轴线。构思中回忆过去的一切美好并形成初稿,发给能苗、刚健、智博等老战友修改完善,直到公开发表后,细细品读一个个亲密老战友和广大读者的热情留言,在这个全过程中,使我一次又一次的深受教育和感动。

阅读银河、能苗战友的留言,让我回想起在炮兵第617团司令部作训股,我们朝夕相伴,互帮互学,共求进步的情景。

拜读周香元、任文余、朱章勤老连长、指导员的留言,让我回想起是他们领引我走上了正确的人生道路,帮助我不惧怕挫折,快速成长的点点滴滴。

看到司端余、朱爱林、范洪庆、张为民、许刚健、骆树友、付涛、金仕生、肖猛、王胜云、蒋海军、王胜云、钟海等等战友的留言,让我联想起与他们每一个人之间,过往的一些有趣的故事。

这里我想举一个例子:2023225日,战友桑友福邀请我和小杜到镇江世业洲他家里打掼蛋,吃河豚鱼。他还问我,想找哪几个战友陪我,我自豪地跟小桑说,在老部队无论找哪个战友,我与他们都会有故事。

未出所料,晚上看到提前到达的倪守俊、吉建军、熊劲松、于超、李志奎等,虽然已经多年未见和联系了,但是当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门口迎接我时,我一口口就能叫出他们的名字,马上与他们聊起过去相处时的一些有趣而难忘的故事。与吉建军战友聊起了他在1998年给时任镇江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吴树南开车,我们在江心洲指挥3000多名军民抗洪抢险,连续奋战三昼夜,最终守住了江堤,保护了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的故事。

这时,有一位老战友惊奇地对我说:首长怎么有那么多讲不完、道不尽的有趣的故事呀?。我慷慨激昂地说:因为在我的心里,始终深深地爱着我的首长和我的兵。假若下辈子可以预约的话,我还想做他们的兵和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