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岁月留痕 一波三折 我的从军路

发布时间:2024-05-21    单位:鼓楼五所    作者:宫恒举
点击率:386
字号设置:

也真是好事多磨。想当年,我的从军路,可谓一波三折……

1948年秋收刚结束,解放军在我家乡短暂驻训,我家住进了5位官兵。

他们说话和气,手脚勤快,把室内外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帮挑水、铡草、喂驴……其中一位吴姓连长,人高马大,待人热情……他主动教我学文化,教我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等革命歌曲,还讲战斗故事给我听。

他的到来,开阔了我的视野,增长了我的见识,使我强烈地感受到人民解放军的可亲可爱。

回想以前日军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更增添了我入伍从军保家卫国的决心。

我清楚地记得,1944年秋天的一个清晨,天还未亮,日军豢养的几个“鬼变子”,把进出村的5条路口死死把住,然后把男女老少驱赶到一条街巷内训话。训完话后,连拖带拽,将5名女青年带走了……场面十分吓人。

就在此前的一个多月,国民党的一支部队路过我们村庄并住了一宿。期间,他们到处捉鸡、杀猪、宰羊 、抓挑夫。我大爷爷就是那会被抓走的。

我大爷爷,挑着重担,随国民党的这支部队,一直走到长江边……后来侥幸逃脱,一路要饭回家,前后历经20多天。相比之下,深感人民解放军,真是人民的子弟兵。

记得有一天,吴连长问我,你想不想当兵?我说想。他又问我:那现在想不想去?我说想去。他说那好,走时一定带上你!我说那太好了!

可是,4天后,当他们的部队出发时,这位吴连长却又对我说:你年纪还小,行军打仗肯定吃不消,还是长大一些后再说吧! 我说不行,你说话要算数,你一定要带我走。他说,你看,部队那有10来岁的小孩?当时,我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我含着热泪,依依不舍地望着他们那渐行渐远的背影……

时间一晃,就到了1955年冬天。这年冬天,家乡征兵,而我正在蚌埠二中读书。得知征兵消息,我特意回家报名 。可我得到的回复是,本次征兵,在校生不在应征范围。

我找到接兵人员,好说歹说也不行。他们说,在校生不征,这是政策规定,我们不能违反政策啊!

我仍不甘心,就找到时任乡长的远房舅舅沈士周帮忙。可他说,你如在征集范围,体检又能合格,那我会尽量让你去的,可是你不在征集范围啊,你还是好好读书吧!

乘兴而来,扫兴而回,我只好十分不情愿地回到学校继续学习。第二年的1956年冬天,接兵部队来学校征兵,正当我喜出望外之时,一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这次只征即将毕业的高中生!完了!我的从军梦又落空了。

1957年夏天,我初中毕业,报考师范学校名落孙山,只好回家种田。4个月后,家乡开始冬季征兵,这时我任大队团支部书记,我一方面带头报名应征,另一方面也积极配合征兵人员,做好应征青年的宣传登记等工作。

政审自然是没问题的,可体检,似乎有点疑问,正当我有些忐忑不安之时,我接到了前往县里复查身体的通知。

那时候,我们村离县城六七十里地,而且不通公共汽车,我怀着七上八下地心情,一路辗转,来到县人武部报到,参加身体复检。

复检的结果,我不得而知。在期盼与担忧中,我度过了漫长的5天后,我终于收到了入伍通知书。我高兴极了……就这样,一波三折,我的从军梦想,终于实现了。

然而,令我再也想象不到的是,我竟然会成为一名职业军人!我在部队服役36年,并在副师职岗位上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