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铁血丹心铸军魂

发布时间:2024-07-04    单位:鼓楼五所    作者:肖继勇
点击率:154
字号设置:

南昌城头的枪声,那是撕破夜幕的滚滚春雷,在凝寒季节深处,为一株株拨节的幼苗注入红色的基因,为饱受凌辱的土地补充钙质的营养。

那是天将欲晓一声雄鸡的啼鸣,刺破暗夜污浊的面纱,托举出一轮喷薄的旭日,为阴霾笼罩的大地投射出灿烂的朝霞。

那是一个铁血的音符,演绎出镰刀斧头的时代交响,从激情燃烧的胸膛吼出一曲荡气回肠的千古绝唱。

那是一段激昂的文字,诠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哲学命题,为一个政党焕发勃勃生机开发出的神奇药方。

那是初生婴儿第一声含血带泪的呐喊,为风刀霜剑的成长岁月发出勇闯人间的澎湃宣言和激情演讲。

“八一”,注定为一个民族在迷茫中崛起,投射出一枚璀璨夺目的红色信号弹,让无数华夏儿女,笑迎刀山火海的残酷与血腥,用铿锵的脚步和磐石般的信念,书写幸福的期盼和梦想。

“八一”,注定成为南昌城特殊的标签,烙印在街道、广场、公园、纪念馆,烙印在人们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以松的意象、碑的形式,在蓝天白云间,挺立成一座铁骨铮铮的脊梁,与悠扬的鸽哨、和熙的春风,共同谱写出新时代的乐章。

“八一”,注定成为一支军队的特殊日子,让无数铁血男儿的殷殷热血和一腔忠魂,化作点点摇曳的烛光,守护大地母亲的平安和吉祥。化作两个满含铁质的大字,织入那面火红的旗帜,飘扬在东海之滨、南海岛礁、西部哨所、北国边疆……飘扬成一幅雄鸡的图腾,昭示化犁为剑的阳刚。

长征,一段艰难的取经历程,一次朝圣的红色之旅。在两万五千里的征程中,以布道者的执着,将红色的信念和种子,播洒到山川、河流、草原、雪山……播洒到足迹所至的每一寸土地。

无数次智慧的搏弈,无数次血与火的较量,一群越战越勇的热血男儿,在会宁城漫卷的红旗中,完成了凤凰涅槃的惊世之举,书写出世界战争史上的千古传奇。

当卢沟桥的雄狮发出沉痛的哀鸣,一个民族的图腾,己被异族铁蹄肆意践踏和凌辱。中华大地,《义勇军进行曲》的声音迅速在人们心中响起。

八路军、新四军,这崭新的番号向世界宣布统一战线的正式建立。“一旦强虏寇边彊,慷慨悲歌赴战场。”黄河的涛声伴着东渡的歌声,在苍茫的群山激荡。

平型关、雁门关、黄土岭、娘子关……那枪炮声、厮杀声弹奏的铁血音符,既是一个民族吹响消灭入侵之敌的冲锋号角,更是为侵略者敲响的一记丧钟。

一次次的战斗,这些身背斗笠的中华儿郎,成为侵略者心中永远的梦魇。这群挺身担大义的汉子,用鲜血和生命做笔,书写出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时代强音。

“父送子,妻送郎,兄弟争相上战场”。“最后一把米,用来做军粮;最后一尺布,用来做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

东北、华东、华北,有多少拥军支前的动人故事,辽沈、淮海、平津、股股支前的洪流,在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恢宏气势中,在二十多年血与火的考验中,这支与人民血脉相连的军队,也有了一个崭新的名字:人民解放军。

这支军队的苦难与辉煌,永远镌刻进历史的丰碑;这支军队的责任与担当,永远烙印在我们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