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抗洪

发布时间:2024-07-09    单位:鼓楼军休七所    作者:徐光献
点击率:122
字号设置:

我国大部分地区处于亚热带,每年夏季雨水较多,很容易发生洪涝灾害。针对洪水给我国人民生命财产造成的巨大危害,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先后发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一定要根治海河”等伟大号召。从五十年代以来,党和国家十分重视水利建设,采取了一系列根治水患的重大举措,使洪涝灾害逐步得到治理。多年来,参加抗洪救灾、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成为和平时期部队践行我军宗旨的重要体现和一项艰巨性的应急任务。在部队工作期间,我多次参与地方抗洪斗争,留下了十分深刻的记忆。

199167月份,南京地区连降暴雨,城市周边的秦淮河、滁河等河流水位猛涨,出现了超历史记录的大洪水,不少地段发生重大险情。城内城外江河并涨,江宁县城被淹。秦淮河和滁河一旦决堤,不仅会淹没数万亩农田和一些大中型企业,危及到数以万计群众生命,还会直接威胁到交通主干线津浦铁路的安全。历史上滁河先后有过两次被洪水冲垮堤岸:1931年洪水,津浦铁路停运54天;1954年洪水,铁路减速行车20天。1991614日,滁河晓桥水位达12.33米,第一次突破12.07米的历史最高水位,铁路圩告急。解放军某部受命先后两次炸开晓桥段蒿子圩,接着又炸开青骆圩和孟家圩分洪,撤离圩内群众近千名,终于保住了津浦铁路。为了保护秦淮河和滁河堤岸安全,军区先后调集驻军数千名官兵日夜奋战,与洪水展开顽强搏斗。

当时,我正在担任军区某通信团政委。在秦淮河洪水泛滥的危急关头,江宁县领导给我打来求救电话,告知由于连日暴雨,秦淮河沿岸的几个乡镇告急,请求部队尽快支援。灾情就是命令,我接到电话后立即向上级报告,并马上组织数百名官兵登车出发。我们到达周岗乡时,洪水己与河堤持平,乡政府组织干部群众正在河堤上抢险,看到部队前来助战,群情振奋,欢欣鼓舞,增添了战胜洪水的信心。周岗乡位于低洼围区,两面被秦淮河包围,洪水一旦冲垮河堤,不仅会淹没万亩良田,还威胁着全乡两万多群众生命安全。部队在周岗乡连续奋战两天,对河堤险段进行加高加固,排除了不少险情。部队刚回到营区,又接到龙都乡告急的电话,我又立即带领部队出发。官兵们身穿雨衣,冒着倾盆大雨抢险,挖泥抬土加固堤坝,衣服被雨水和汗水湿透,每个人浑身沾满泥巴。南京市领导来到抗洪抢险现场,对部队官兵心系灾情、不怕吃苦的抢险行为给予鼓励和赞扬。

1993年初,我调到安徽池州军分区担任政治部主任,几乎每年都要参加抗洪抢险和救灾,尤其让我难忘的是1996年的抗洪。这年的617日至19日,石台县、东至县连遭特大暴雨袭击,发生历史上罕见的特大洪灾。618日夜,石台县城被淹,最高水位54.6米,超过1954年最高水位1.1米。石台县人武部营院被淹,平均水深1.2米。620日,秋浦河高坦水文站实测最高水位27.46米,比1954年最高水位高1.01米,沿岸几个乡镇千亩以上圩口漫破,数千群众被洪水围困。629日至30日,贵池市两次普降特大暴雨,全市29个乡镇有21个受灾,受灾人口达41.5万人。东至县遭第三次特大洪水袭击,石台县城再遭洪水泡浸,全县15个乡镇再次受灾。715日,贵池城区9个小时降雨237.1毫米,平天湖水位涨至13.42米,被迫向城区分洪,贵池城区70%以上面积被淹,主要街道交通中断。81日,东至县又遭强台风袭击,损失惨重。8月中旬,国家民政部派员到池州察看灾情,慰问灾民。面对突如其来的严重灾害,军分区党委召开抗洪救灾紧急会议,向分区机关和各市、县人武部进行抗洪部署,又召开全区武装系统抗洪救灾动员大会。军分区机关停止一切工作,全力投入抗洪,组成4个工作组分赴抗洪第一线。我代表军分区参加了池州地区赴东至县抗洪指导组,吃住在长江大堤上的帐篷里。我们每天身穿雨衣与干部群众一起巡逻江堤,排除险情,研究应急方案,在江堤上连续奋战了20多天。这期间,正是我儿子参加高考的时候,爱人刚调到南京一所中学担任主要领导职务,忙得不亦乐乎,我连续三个多月没有回家,家中没人管理孩子的学习和生活,使他的考试成绩受到很大影响。

8月中旬,正在我们高兴地看着长江水位不断下降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令人震惊的重大险情:由于长江大堤受到近两个月的高水位浸泡,东至县长江大堤杨墩水闸发生底板下江水透漏。管涌越冲越大,直径两米多的水柱向上翻滚,直往堤外涌流。接到险情报告后,我们立即启动应急方案,一方面从贵池市调动三百名民兵应急分队赶往现场抢险,另方面请求二炮池州驻军派出部队参加抢险,同时又向安徽省军区报告,协调武警部队派兵前来救援。地区党、政、军领导全部赶赴第一线组织抢险。15日,国务院副总理、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姜春云对杨墩站发生的险情作出指示:“请全力抢堵,务保安全,必要时另作新的堤坝,也要把洪水挡住”。15日至17日,省委书记卢荣景等省领导率有关部门负责人到现场指挥抢险。由于江水与堤外地面落差较大,涌出的洪水十分湍急,集装箱和卡车推下去都被洪水冲走,使大家束手无策。看到这种情况,地区书记和专员十分着急,喉咙喊哑了,连续几天不曾合眼。我们军分区组织调动抢险部队轮番上阵。领导与专家反复研究后,决定采取在江堤内筑起挡水墙的办法降低洪水压力。经过两个昼夜奋战,挡水墙建了起来,又用钢筋焊成一个个大铁笼子,里面装满石头,用吊车吊进管涌里,同时用钢丝绳固定铁笼。经过连续55夜的奋力抢险,终于在19日堵口成功,大家一片欢腾,姜春云副总理来电致贺。

2000年初,我调任六安军分区政委。六安市西南部是连绵起伏的大别山区,为了根治淮河水患,建国后先后在大别山区建起4座大型水库,建成全国著名的淠史杭工程。六安市北部是低洼的沿淮平原水网地带,时常发生水灾。1991年夏季,洪水把地处淮河岸边的历史文化名城寿县县城包围了两个多月,从空中望去尤如一只漂泊在大海中的木盆。当时,李鹏总理亲自到寿县检查指导抗洪救灾工作。2003年夏天,淮河中、上游地区连降暴雨,桐柏山区和大别山区的洪水汹涌而下,给淮河造成巨大压力,险情不断发生。我当时兼任六安市委常委,市委分工我和一名副书记住守淮河寿县段领导和指挥抗洪。我们吃住在大堤上的帐篷里,白天晚上不停地奔波检查淮河水情,指挥民兵和民工及时堵漏排险。在河堤上坚守十多天后,市委书记来电话把我调往市抗洪抢险指挥部,负责调动驻军部队和民兵应急处理重大险情。为了及时减轻淮河的洪水压力,上游阜阳市已在王家坝放水蓄洪,省委省政府和淮河委决定再向六安市霍邱县的城东湖蓄洪区分洪。城东湖南北长约25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集水面积2170平方公里,是霍邱县的第二大湖,它和城西湖都是淮河的两大蓄洪区。接到命令后,我们立即组织各级干部和民警深入湖区动员群众撤离搬迁。仅用一天多时间,湖区数千名群众全部撤离完毕。第二天下午五点左右,我随市委书记和市长赶到淮河大堤上的分洪闸。随着分洪口令,巨大的闸门开启,汹涌的洪水象猛兽一样向湖区扑去。

接着,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到达裕安区淠河决堤口抢险现场。由于山区连降暴雨,汹猛的洪水冲破淠河堤坝,很快淹掉几个村庄和大片农田。区人武部和镇武装部立即调集民应急分队突击抢险,经过一夜奋战,封口堵漏成功。市委书记当场对武装部门和民兵应急分队给予表扬。第二天上午,市委书记又带领我们到达处于超高水位的梅山水库进行安全检查。六安市的四大水库都建在海拔较高的山区,水位与坝下地面落差一百多米。水库最大储水量十几亿至三十多亿立方,而且都建于解放初期,库体建材老化,存在着严重隐患。如果水库一旦破坝,尤如原子弹爆炸一般,直接威胁到六安、合肥、淮南、巢湖等城市及十多座县城的安全,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我们与金寨县领导和水利部门认真研究开闸放水、确保水库安全的实施方案,保证万无一失。

在抗洪抢险的同时,部队还要协助地方开展修复水毁工程、恢复工农业生产和救灾扶困等项工作。每次抢险救灾,都是对部队践行初心使命和应急反映能力的一次最实际考验,同时进一步密切了军政军民关系,树立了军队在社会和群众中的良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