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话说我的故乡荻港

发布时间:2020-05-12    单位:鼓楼四所    作者:郭珍富

好多年了,多次提笔,想把故乡荻港呈现纸上。可是,千头万绪,不知从何处入手。近来,突发奇想,查了查《辞海》中的“荻”字,发现对“荻港”条目,作了解释:“镇名。在安徽省繁昌县西北部。”另,“浙江吴兴南”也有一个地方称“荻塘”,又名“荻港”。既然“荻港”上了《辞海》,说明重要。由此坚定了决心,写一写,不管结果如何,起码可以解除心中的疙瘩。

从县志上看,我所说的荻港,远在汉代,就已成镇。而真正成为名镇,恐怕是在南宋以后。且不说这时中国经济的重心,已由北方转向南方,就是从许多名家留下的诗篇,也很能说明问题。现摘抄三首,分析分析看看。

《凤凰山》宋 杨万里

蓼岸藤湾隔尽人,大江小汉绕成轮。围蔬放荻不争地,种柳坚堤非买春。匏瓠放教俱上屋,渔樵相倚尽成邻。夜来更下西风雪,荞麦梢头万玉生。

《荻渚早行》元  许有壬

水国宜秋晚,羁愁感岁华。清霜醉枫叶,淡月隐芦花。涨落高低路,川平远近沙。炊烟青不断,山崦有人家。

《荻浦归帆》清  袁枚

楼下金灯月下烟,六霄情话已缠绵。挂帆又送先生馔,看偏春江浪一天。

  第一首《凤凰山》为什么与荻港相联系?因为荻港就是座落在此山山麓,描述的景界也符合当地的实际。内容可以用渔、樵、耕、读以概括。“渔樵相倚尽成邻”,很明确,说的就是“渔”与“樵”,无需多话。“围蔬放荻”、“种柳坚堤”为的是“匏瓠俱上屋”,讲的是“耕”。“读”虽觉含糊,作者本身,岂不是就是“读”?细品此诗,不由自主地感叹:荻港啊,真是田园式的荻港。

《荻渚早行》的作者许有壬,元代重臣,前后历官七朝,近五十年;也是资深学者,诗也作的漂亮。”“水国”,水边的城镇,指的也是荻港。生活在那里的我,深知那里的地貌:三面环山,西北临江;山地丘陵起伏,洲域圩区平坦。作者结合这里的环境,联系自己的“羁愁岁华”,舒写了这首情景交融、工整对仗、时空恰当的传世佳作。这也在为荻港增添光彩啊!

 至于袁枚那首七绝,标题很鲜明,《荻浦归帆》。除了“挂帆送客”这一句,其他的,有文不对题之感。我见到的情形是,一年四季,特别是春秋,上游江西顺流而下的大小帆船,装载着各色景德镇的瓷器,在此集散。下江江浙一带成群结队的男女,挂帆来此借宿,朝拜九华,可谓热闹非凡。

 上述仅是荻港的一面,另一面,由于荻港前有长江天险,后有群山屏障,中流矶屿扼守,故而自古即为兵家必争之地。史书记载,三国以降各朝代,在此屯兵、征战,连绵不断。明代《永乐大典》主编者解缙,写过这样一首五律:《贾似道阴降于元,退兵奔还》云: “长江天设险,成败百年中。 荻港鸣锣退,天骄杀气雄。三军犹未战,两岸一时空。万古奸臣祸,谁云历数终。”这就告诉我们,谁能把守这个天险之地,谁就掌握了主动权,谁就能维持长久基业。可惜啊!出了奸臣,暗中投敌,三军未战,而使“天骄”即元兵士气大振,一举灭了南宋。这里作者并没有进一步说明这场战争经过及原因,也许没有这个必要。我是那地方的人,很清楚荻港战略地位。占据了荻港,可以挥师东南,经宣、郎、广,直插临安(南宋首府)。一九四九年的渡江战役,中路进军路线,大致也是如此,只是战争性质不同。

 也许就是这层关系,解放后,在荻港拍摄了两部有名的电影。一部是一九五四年拍摄的黑白故事片《渡江侦察记》,另一部是一九七四年拍摄的彩色故事片,也叫《渡江侦察记》。这两部故事片的外景,都是在荻港完成的。影片中的主角之一,游击队长刘四姐,原型人物也是荻港附近的人,名曰毛和贵。他机智勇敢、收集情报,袭击日伪,事迹在这带广为传颂。

 俱往矣,上面讲的都是过去的事。现在的荻港状况如何呢?简要的说,镇上的老街明清风格依存,青砖灰瓦,鳞次栉比,古朴典雅;新街大道宽阔、稀疏,高楼林立、绿树成荫、市容整洁、交通发达,厂矿布局合理周密,给人的印象是,一座现代化新城镇屹立于大江南岸,光辉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