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敬畏自然(九)

发布时间:2020-05-16    单位: 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铁竹伟


    看这张图片,我忍俊不禁,笑个不停,对于一辈子幅圆辽阔的我,也有这个心里话。

       记得20123月,我从深圳回来,开车接机的小李一脸惊讶,事后告诉我4个字:那么憔悴
       
我跟在老战友、南总B超室主任王炼身后,有气无力地说:最近体重掉了10多斤。铁蛋,你再掉10斤才好呢!秀才笑着开玩笑。
      确实,我一直体壮如牛,即便瘦下10公斤,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面对视屏操作,王炼的话音严肃低沉,报着数字,让助手记下,又对陪我来的亲家说:赵大姐,赶紧去给她挂个超声波号,最好联系增强超声波……
      我知道一定有事了!第一念头竟是庆幸:老天眷顾,让我退休后得病,不然手头有稿,治病怎能安心?命也,运也!
      30年传记文学、报告文学,笔下是不惧生死的开国周恩来总理、陈毅元帅;海内外华侨主心骨、日本友人的北京脸面廖承志;为中国农民用生物肥,吃上绿色蔬菜粮食,56岁战死在科研基地的郭永军;就是商界大佬如世界船王包玉刚、霍英东、李嘉诚等等,也是坎坷奋斗,心系中华。不是完人,但没一个靠出卖灵魂,营营苟苟,卖国求荣的主。
       所以,在那些金钱第一、享乐第一甚嚣尘上的日月里,我能心中有片净土。用女儿的话说:老妈一直活在理想世界里!
       因为退休,可选择去省人民医院手术,日期退迟两次,因主刀苗毅主任被急茬请到外地。
       201243日,苗主任7台手术,我排在第3台。手术车推过长长的走廊,我心很平静,因为我看到了自己和18年前两位妈妈手术时3条完全不同的地方:

      一、我比她们手术时年轻,体质比她们棒;
       二、我检查出胰腺神经内分泌瘤,与两位妈妈比,属于早期,尚未转移,便于根治;
       三、两位妈妈得病正是癌症治疗缺方法的低谷,最黑暗时代,今天医生经验多了,药物也多了。
       再说,给我手术的苗毅主任医术精湛,人赞他的手术是艺术!交给他,定无后顾之忧!
       不是我性格没心没肺,就天生大胆,而是歪打正着,我看了两遍《积极情绪的力量》这本书。
       此书作者芭芭拉·费雷德里克森,北卡罗来纳大学杰出教授,因积极心理学研究的贡献,2000年,获美国心理协会授予她坦普尔顿奖,堪比诺贝尔奖。
      原本,我2009年退休后,连续看到几个地方有学生因考试不好,跳楼自杀,心很疼:他们是中国的未来啊!于是找到当时刚在美国兴起的积极心理学研究的书,想找几个战友,联系母校金陵中学,从初一选个班,展开积极情绪力量的辅导,坚持几年,再看效果。大伙让我先读,理出头绪,再行动。
      谁知近水楼台先得月,提高了我看问题的能力,自己面对病魔,先能亮剑了!
知识就是力量,哲学更是核弹!手术后的痛苦,化疗后的难受,我都能笑对。
      回家后,我最深的感受,走路,像踩在棉花上,有点飘的感觉,总之脚下仿佛没了根……
      一天兴起,清晨与小区拳友打了一套24式太极拳,虚汗淋漓,脚下飘着回家,倒坐在沙发,一上午动弹不得,连脖子都抬不起来。
      杭州海疗药房主任小妹来宁探望,陪我去社区医院打针,坚持挂个中医号:伟姐,你元气大伤,一定要中药调理!我看这位薛慧宁医生,是江苏著名主任徐荷芬的大弟子。没吹什么学历,学位,只写有30多年中西结合治癌症的临床经验,挂她的号试试。
       我立即点头,咬牙上了二楼。其实,我有好几位名医的电话,包括徐荷芬。只因听说号难挂,一直没力气去!缘份到了,想挡也挡不住!
      于是,又让我找到一位医德医术双馨的好医生,好朋友!又一次见证了中医的深厚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