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敬畏自然(七)

发布时间:2020-05-16    单位: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 铁竹伟


写陈老,没照片,总觉遗憾,无意瞅见桌上小黑本子,眼前一亮!这黑本子,厚厚的,封面磨损,可我视之如宝,过去采访,现在外出,一定带着,因为它抄录了我40年的国内国外的通讯录。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一点不错!手机方便,这才普及20年,何况难免被偷、摔坏呢!
      拨通陈老儿子陈雪江的电话,一切Ok。不仅有陈老个人照片、我与她的合影,还有儿子回忆母亲的文章,让我有了更准确的文字。
       时间真是沙漏,与陈钟英老人谈话数次,许多内容都淡忘了,只记得当年振聋发聩的精华。
       陈老祖藉江苏常熟,70多岁了,乡音未改,且语速很快。她1918年出生,与我公公同名,年龄轻3岁。陈老2011年去世,也是高寿93……
       陈老笑道:我身体瘦弱,有人说活不到40,但也有一个算命先生说,我此生能成大事。父亲为我起名钟英,源于南宋时期孔稚珪的《北山移文》首句:钟山之英,草堂之灵。
    “母亲在我很小时就病故了,因我长得像妈妈,特受奶奶宠爱,从小上私塾、教会学校,考取大学。那时农村女孩子上大学的很少。
      一位老者帮我倒茶,陈老介绍:这是我亲妹妹,从我1955年生了儿子雪江,她就来家中照顾我至今,30多年朝夕相伴,没有她,就没有我陈钟英的今天。
      “我先生很优秀,也是南医大教授,我们结婚时,他已有3个孩子。后来生了雪江,他去世了。我就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养活奶奶和4个孩子。
       我忍不住感慨道:一定很难吧?
    “怎么不难!不过,现在想起来,如果先生没走,我可能做不出现在的成绩,因为家庭一般以男性成就事业为主,对吧!

 陈老是主任,又是教授,既在医院临床看门诊、管病床,也到学院给学生讲课,所以对医院和学生的现状都熟悉,加之爱学习、勤思索,写文章,编教材,所以见解独特,常让我耳目一新,印象极深!
    “我是全国政协委员,在北京开政协会小组讨论会上发言,我说,新中国成立后,在办医学院方针上最大一个错误,是取消心理学。
    “真的?我有点意外。当然!说心理学唯心主义,医生不懂心理学,如何给病人看病!
    “人的一切疾病都是从心病开始。有心事,六神无主,吃不下,睡不着,久而久之,才从心理疾病,变成了器质性疾病,医生不懂心理学,怎么开导病人!

    “现在的医学院学生,只专心学英语发论文,只重视出国留学考博。病房实习,只相信化验单,不看病人体症。像给李洋看病的李主任,他当兵参加过抗美援朝,人是好人,可只看化验单怎么行!
    “世界上有标准的人吗?世界上只有具体的你我他,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人,都有个体差异,化验指标也是人定的,只能做参考。
    “一个好医生,一定要爱病人,学习中医的望闻问切,对病人负责任,仁心仁术才行。
    “中医是中国几千年文明的产物,药食同源,治病根,治未病,中国人口众多,又是发展型国家,只有中西结合,才符合中国国情。70年代中期,医院办了两期西学中培训,当时张仲帮院长、我、黄汉斌等老主任,后来吕秀珍、陈荣华等高年资的医生,到中医科学习,孙震和医生带了我们整整3个月,以临床病人为主贯穿整个中医理论,我们听了非常开心,心服口服。我跟我媳妇讲,去中医科就找孙震和,有理论有经验,人品也好。”  

其实,陈雪江回忆母亲的文章,七八年前就发到我的邮箱,无奈我正得大病,手术治疗,也未细看!这次细读,更觉震撼!1955年,陈老36岁,丈夫因寃枉反革命,愤而自杀。为此老家被抄,文革陈老家又被抄,直至文革结束才得以平反!
       面对塌天的政治压力,一人养活一个大家庭的清苦,她依然仁心仁术,钻研医学,与时俱进,热爱治疗病人,细心教授学生,这需要多么坚强的毅力和执著的人生追求!
       她永远是咬定青山不放松,用积极情绪的力量,坚持走中西结合道路,为人民大众服务一辈子的优秀医生!也永远是我人生的老师和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