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特别警卫连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5-21    单位: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马俊彪

新四军特别警卫连的故事,是三十多年前我采访老红军程启文将军时得知的。

1987年,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新四军》卷《文献》分册编辑组任编辑。

2月的一天,在南京军区华东饭店,我采访了来南京参加《新四军·回忆史料》分册编撰工作座谈会的老红军、新四军老战士、湖南省军区司令员程启文将军。

程启文将军,湖北省黄安县人,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入党,红军时期在徐海东任军长的红25军工作,并同徐海东军长一起参加了长征。1937年卢沟桥事变,中国全面抗战爆发,当时正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5队学习的程启文接到学员队队长苏振华的通知,要他去见毛主席。接到通知后,他和郑位三、肖望东、张体学同志一起来到毛泽东居住的窑洞,当面聆听了毛泽东派他们到坚持在鄂豫皖边红28军工作的指示,随后他们从延安出发,辗转西安、南京等地,到达湖北七里坪红28军驻地。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红28军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程启文先后担任新四军第4支队政治部总务科长、新四军江北指挥部独立第4团副团长等职。

采访过程中,将军还深情地回忆了他担任新四军第四支队特别警卫连连长保护徐海东司令员的一段难忘岁月……

1939615日,经毛泽东主席批准,正在八路军第115344旅任旅长、率部转战华北战场的徐海东,被中共中央书记处任命为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指挥为张云逸)兼新四军第4支队司令员。受命后,徐海东以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少将旅长的身份,于915日和中共中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化名胡服,当时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装扮成徐海东的秘书)、刘瑞龙、曹狄秋、龙潜等一起从延安出发,奔赴华中皖东抗日敌后战场。他们巧妙地通过道道关卡和日军的层层封锁线,于193912月初到达了皖东新四军江北指挥部驻地安徽省定远县藕塘镇。

徐海东到任后不久,193912月,侵华日军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纠集了南京、蚌埠、明光等地的日伪军共2000余人,向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和第4支队所在的周家岗地区发动了“扫荡”,企图一举消灭皖东新四军。刚刚到任的徐海东,亲自组织指挥了皖东周家岗地区反日伪军“扫荡”战斗。在战斗中他身先士卒,亲临前线,勘察地形,分析敌情,指挥部队充分利用有利地形,分别采用阻击、侧击、伏击、袭击、追击以及诱敌深入、各个击破等灵活多变的游击战术,骚扰、袭扰、疲惫和打击敌人,前后共毙伤日伪军160余人,迫使日伪军不得不结束“扫荡”撤回原驻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和第4支队取得了反日伪军“扫荡”战斗的胜利,反“扫荡”战斗的胜利鼓舞了皖东地区的军民对敌斗争的士气,巩固和发展了皖东抗日民主根据地。

1940128日,第4支队全体营以上干部参加的周家岗反扫荡战斗胜利总结大会,在太平集镇一所学校教室里召开。徐海东进行总结,他走上讲台,详细介绍了周家岗反扫荡战斗的部署、经过和经验教训,他提高嗓音说:“这是第4支队挺进津浦路西以后第一次较大的战斗,我们要认真吸取这次作战的经验教训,准备粉碎日伪军今后更大规模的扫荡。为了发展华中,党中央、毛主席要求我们不停地向东、向东……”此时此刻,大家突然发现站在讲台上的徐海东司令员脸色大变,左手抓住讲台、右手捂着胸口,一口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他那高大的身躯倒在了讲台上,鲜血染红了讲台的地面。大家一下子惊呆了,呼啦一下围上来,把倒在地上的徐海东司令员轻轻抱起来,齐声呼唤着“司令员!司令员!”医务人员立即对徐海东司令员进行抢救。

徐海东连续奔波、昼夜操劳、伤病复发、病倒在抗敌前线的消息,通过电波传到了延安。毛泽东闻讯后,对徐海东的病情非常关心,立即发来电报询问情况,对徐海东的治疗和安全保卫工作提出了要求,并在电报中嘱咐徐海东“静心休养,天塌不管。”由于部队当时没有固定的医院和治疗场所,转送重庆进行治疗的方案因故未能成行,为了确保徐海东司令员能够在异常紧张的战斗环境中得到有效地治疗和安全养病,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决定临时从第4支队抽调骨干,成立一个由当时新四军江北指挥部独立团副团长程启文任连长、营连排长为骨干的特别警卫连,负责保护病中的徐海东。

 由于当时日伪军的“扫荡”和“蚕食”比较频繁,战斗比较激烈,特别警卫连的同志们一直尽心尽责的保护着徐海东。徐海东为了减轻大家的负担,在身体状况好转时坚持拄着棍子行军。有时候人躺在担架上,心系在战场上,他虽然不能站在第一线直接指挥战斗,但是他凭着长期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而积累的战斗经验,仍然能够从日军进攻的枪炮声中判断出敌人的建制、敌军所在的方位和敌我之间的大概距离,从而分析敌我态势和战场形势,提出打击日伪军的战斗方案,使部队多次避开了日军进攻的锋芒,巧妙地甩开了敌人,打击了敌人,不断取得战斗的胜利。

日伪顽军一直都想抓住皖东新四军的这位特殊“老病号”,通过偷袭、包围等办法来实施抓捕,但是由于特别警卫连同志们的高度警惕和灵活机动,敌人的企图始终未能得逞,特别警卫连的同志们终于圆满地完成了保护徐海东的光荣任务,直到徐海东的身体得到康复,重新回到指挥岗位,指挥和率领部队与敌人进行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徐海东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当时我们的条件非常艰苦,战斗又很频繁、很激烈,但是全连同志为了保护老军长而不怕困难、不怕牺牲。老军长为中国革命事业做出了很大贡献,从红军时期,就带领部队与敌人浴血奋战,多次身负重伤,经常负伤不下火线。他十分关心爱护士兵,和战士们同甘共苦。他是一位深受官兵爱戴的指挥员,老军长为中国的解放事业而病倒在抗战第一线,我们当然有责任、有义务保护他。我们全连当时的决心是,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护好老军长的安全,坚决完成指挥部首长交给的任务。”程启文将军最后深情地说。

从老将军的目光里看得出,他对老军长徐海东充满了尊敬和怀念之情,他们在战争年代、在枪林弹雨中结成的革命友谊是真诚的、牢不可破的。

三十多年过去了,老一辈革命家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英勇顽强、前赴后继、浴血疆场的感人故事,至今仍然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