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我的男闺密(四)

发布时间:2020-11-18    单位: 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铁竹伟

    我参加医疗队下过农村,主要任务是到公社办班,培训农村赤脚医生学习针灸治常见病。
       我们被赤脚医生尊称军医,也并非滥竽充数,下乡前集中学习了人体解剖,全身穴位,及医病方略,并一对一,互相熟练了如何取穴,如何进针,当然,最重要的,每人带着一颗真诚的心:教好赤脚医生,给缺医少药的贫下中农,留下一支永远不走的医疗队。
       记得我带十几个赤脚医生,教会穴位位置,主治病种,学员就互相练针。
只有哑门穴,赤脚医生害怕,不敢互相练,都坚持与我练,排着队等我给他们扎后,再轮流为我扎针体验。
       十几个生手不知轻重地扎过来,我的嗓子当天真是又哑又痛,但心里很甜很开心,为啥?学员练过手,比只学理论,回村发挥作用大太多了!
       胡善成是胸椎贯通伤,他进院后开始只能侧臥,胸部以下不能动,也没有知觉。伤口痊愈后,能平睡了,但胸部以下仍不知凉热。
       我请教了理疗科,也经过病区军医批准,开始每天给胡善成针灸。
       脊髓,这是最脆弱的神经中枢走廊,一旦损伤,即可导致伤面以下肢体瘫痪,甚至致命。为了安全,沿着脊柱两旁,旦凡要给胡善成针灸的穴位,我让副班长章宁生都在我身上先试针,我安全无事,第二天,再由我给小胡扎。
       宁生担心扎不好我会出事,常不敢进针,我总鼓励她,针灸不会造成截瘫,只会刺激神经肌肉恢复功能,找准穴位,放心大胆进针。我体验了酸痛酸涨还是酸麻,给小胡针灸时,可以掌握小胡感觉。
       经过一段时间针灸,小胡从胸部到腹部逐渐有感觉,先能坐起来,晒台上,他扶着栏杆,能从轮椅上站起来。应该说,针灸的确促进了胡善成的神经肌肉功能的恢复!小胡的笑声越来越宏亮。
       每周大草坪上放电影,铁蛋班的女兵,不分五官科骨科儿科的,都会轮流用轮椅推小胡去看电影,大家有说有笑,亲如兄妹!
       直到我被医院政治处借调搞新闻报道,一月连一月,天天点灯熬夜,写了10篇,20篇稿件,一篇篇寄往报社,都如泥牛入海,毫无回音,压力山大。我己无法分心看望胡善成,只相信和依靠铁蛋班战友,一定会善待善成!
       不料,写作让我走进了南京军区第一期文学美术创作学习班;走进了北京解放军报记者学习班;随后调离医院,1973年先在14分部宣传科当新闻干事,10月一纸调令,进京成了解放军报女记者。
      86医院告别时,我才知胡善成已被送去桐城荣军院,临别留下一支金星钢笔,赠铁班长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