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我的哥哥跨过鸭绿江

发布时间:2021-03-25    单位:秦淮八所    作者:王淑华


最近中央电视台播放了电视连续剧《跨过鸭绿江》,我流着眼泪看完了40集的电视连续剧,那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队伍里就有哥哥的身影。每天晚上我们兄妹两个都要坐在电视机前,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朝鲜战争的壮烈场面。我打电话问哥哥,当时战斗的激烈情况和电视连续剧差不多吗?哥哥说,实际上战争比电视剧要激烈多了,电视和实际总是有一些差距的,那个战斗场面是和平年代不能复制的。

我的哥哥王仁泽1945年初从山东老家参加了八路军,解放战争时他就已经是军医了,1949年哥哥的部队27军参加了淮海战役解放南京上海和杭州后,1950年初他们奉命驻扎在浙江嘉兴,金山卫沿海一带,开展海上登陆训练,做解放台湾的准备工作。1950年十月突然接到命令,参加抗美援朝。哥哥的部队1950107日从浙江嘉兴乘坐火车到达山东省泰安市,在泰安大汶口地区进行出国前的集训和形势教育,27军有很多山东籍的官兵,为了保家卫国,他们路过家门而不回,放弃回家探亲的念头,集训结束后他们乘火车直达丹东,跨过鸭绿江来到了朝鲜战场。

当时美国操纵的联合国军队非常嚣张,1950101日打过三八线,109日就占领了平壤,战火烧遍了朝鲜半岛,并烧到了鸭绿江边,哥哥他们到达朝鲜后就立即投入了战斗,他们从浙江到朝鲜,30℃的温差,气候和战争都是对他们的严峻考验。哥哥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他单独执行任务,他奉命带领一个班的战士,护送担架队把伤员送到野战医院,要求在天亮之前必须返回部队,来回都要经过敌军的封锁线,其中一条主要公路被美军控制,美军封锁的非常严密,每隔半小时摩托车队就要巡逻一次,他们翻山越岭,摸着黑抬着伤员,在接近公路时先隐蔽起来,待敌人的巡逻队走后,快速通过公路,终于把伤员安全地送到野战医院。在零下30的夜晚他们穿的棉衣都被汗水湿透了。这次执行任务哥哥荣立了二等功。在战斗中,按照部队规定军医在掩体中救护伤员就可以了,但是哥哥说时间就是生命,早点给伤员包扎伤口,就能减少伤亡,他总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枪林弹雨中救护伤员。每次战斗结束,都有很多伤员为他请功。

朝鲜战争结束后,哥哥回到了祖国,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和家人团聚,又接到新的任务,军委要求每个军都要成立一个到朝鲜寻找点交烈士遗骨代表团,协助朝鲜政府建设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因为哥哥全程参加了朝鲜战争,对于部队作战的地方都熟悉,领导对他很信任,把烈士名单和牺牲的时间等资料交给他,首长一再交代一个也不要漏掉,争取全部找到遗骨,入土烈士陵园。

哥哥他们在丹东换上了朝鲜警察服装,1954718日,第二次跨过鸭绿江,到达朝鲜平壤市,那时候的平壤市一片废墟,没有一栋完整的建筑,都是断壁残垣。哥哥他们分成几个小组,朝鲜政府为每个小组都配备了汽车和驾驶员,翻译官,还有民工,马路上都是坑坑洼洼的炮弹坑,汽车行驶在路上,一会儿就要下车推。他们来到原来的战场上,看到一片片碧緑的蒿草,蒿草下面剥开覆土,露出一排排战士的遗骨,那是战斗结束时临时掩埋的,有的战士服装上的名字还能看清,有的已经看不清了,都登记造册,看不清名字的就作为无名烈士入土烈士陵园。看到当年他们亲手掩埋的战友遗骨,哥哥他们泪流满面,这都是和我一起入朝的战友啊,战友们我带你们回烈士陵园。就在三八线附近,当年和敌人进行了多次拉锯战,战斗结束后,烈士就地掩埋,有的已经是在三八线以南了,哥哥他们对着南面,大声地喊着他们的名字,战友们以后再带你们回烈士陵园啊,并深深地三鞠躬。哥哥说前几年韩国移交了一部分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骨,就是当年掩埋在三八线以南的烈士。哥哥还找到了当年的临时救护所的防空洞,在防空洞里,他回忆着当年救治伤员的情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找到了洞外山坡上掩埋的烈士,那被烈士的鲜血染红了的土地已经长满了蒿草。这次执行任务哥哥获得了朝鲜人民政府颁发的劳动勋章,和金日成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