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比比战友更要感恩党的培养

发布时间:2021-04-06    单位: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史振洪

戴汉民,我俩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啊?““半个世纪!” “今年清明我一定回去!咱俩好好聊聊当年。”“太好了,我等着你!这是2021年春节我同新兵连里最要好的一位战友的通话。

清明节前的一天上午,我和家人扫墓结束后,我同老战犮戴汉民见面了!老了,咱们都老了!半个多世纪的沧桑,都写在我们脸上,那一刻,我俩的眼圈都红了……

我同汉民是1963年冬天,从宜兴应征入伍到连云港东西连岛的。我们这批宜兴兵有300多人。时值隆冬,我们在新兵连吃了不少苦,但我和汉民有空时就在一起谈天说地,嘻嘻哈哈,倒也没觉得有多苦。新兵训练结束后,汉民分在警卫排,我则分在通信排。后来我下到连队,他留在机关警卫排,我俩见面的机会少了。再后来,我提干后先后去了团、师、军机关,联系都少了。5年后汉民退伍回家,我们的联系中断了。这几十年里,我打听他,他打听我,始终没能如愿。春节前还是汉民通过多个渠道,战友托战友,才得知我的手机号码。

与好战友久别重逢,彼此有说不完的知心话!一番亲切交谈后,我这才知道,汉民和其他战友这几十年所走的路,要比我坎坷得多、艰难得多。他们刚退伍时,家乡一个煤矿招工,绝大多数人都应聘进了煤矿。下矿井挖煤,那个艰苦和危险是能想象得到的。汉民虽然没有下矿井,但矿上的工作、生活条件,要比自己家里苦得多。两三年后,那个煤矿被上级下令关闭,这批退伍兵纷纷转入各式各样的工厂,有的还待业,自己做点小买卖。汉民进了陶瓷机械厂,很长时间里厂子效益一般。又过了几年,进工厂的战友纷纷下岗了,直到够了退休年龄,才每月拿到一两千元的社保金。他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收入不高,还要养家糊口、负担子女教育,这日子肯定过得清贫……

       我们同一天批准入伍,同一天乘轮船、转火车,再乘登陆艇上了东西连岛。我和汉民在新兵连里,早晨出操归来,小值日帮我们倒在脸盆和牙杯里的水全结成了冰;训练射击瞄准,趴在冰冻的地上浑身冰凉,手背冻得又红又肿;在海岛坑坑洼洼的路上跑5公里,经常摔得掉皮流血……我们这批兵服役年限改为4年。第5年,战友们大多退伍了,回乡后好些人过着磕磕绊绊的生活。比比战友,我就幸运多了。第5年直接提干,之后几年间,我从一个小小的海防团,逐级调至大军区机关。虽然前行的路上也遇到过曲折与风浪,但总体上工作、生活平稳。直到退休移交地方军休所后,也有良好的生活、医疗保障。

       汉民说我命好。其实,与战友们这么一比,我倒明白了,军旅几十年也并非是自己幸运,往根上说还是靠了党的培养!要是我没有入党,就不会直接受到党组织的严格教育;要是我没有提干,就不会在军队这个大熔炉经受几十年艰苦磨练……

       比比战友,我更要感恩党的培养!可以说,这是我清明回故乡的最大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