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一锅黄馒头

发布时间:2021-10-29    单位:鼓楼军休六所    作者: 房振刚

七十年代初我当兵去了南海舰队某大队,新兵训练三个月结束后分配到登陆艇上当了一名枪帆兵。该艇编制11人,除艇副长和上士外其余人轮流做饭。我帮厨两个月后的一天,终于轮到了独立做饭。由于我们是水兵伙食待遇,早饭是馒头、鸡蛋就咸鱼,喝的是开水冲炼乳。

晚上十点上士帮我称好了面粉,放酵母和面待发,并称好碱面,叮嘱明早六点起床揉面上锅蒸馒头,收拾好灶台后我返回舱内睡觉。心想,我是山东人,从小看着母亲蒸馒头长大,明天早上一定要露一手,平时吃刀切馒头,我要蒸一锅手揉圆馒头,想着想着睡着了。毕竟第一次独立做饭,压力还是蛮大的,闹钟还没响,三点半就醒了,赶紧起床去厨房间忙活。把正在发的面挖出来,掺面粉放碱面开揉,连揉带团,大概一个半小时做好了圆圆的馒头,放蒸锅醒到六点半,烧水开蒸。边蒸边想,这锅馒头与众不同,肯定能漏一手,让领导和战友们刮目相看。

七点钟到了,战友们到甲板上准备开饭,当我掀开锅盖一看,顿时目瞪口呆,锅里期待的白馒头不见了,而是黄灿灿的似玉米面的“窝窝头”。上士看我发呆,走近一看,笑着问我几点起床的,我答三点半,他说,称好的碱面是对应发酵到早晨六点的面团的,你三点半就揉面,面还没发酵好,而碱面没减少,酸碱不平衡,馒头碱大了,当然发黄了。

这锅黄馒头在艇长的要求下被战友们吃光了,但它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