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往事钩沉

下连当兵的一件趣事

发布时间:2021-11-04    单位:栖霞所    作者:孟庆华

六十年代我从军校毕业后奉命赴某部队警卫排下连当兵。该排营地在烟台市芝罘岛,其任务是站岗放哨守卫海岛,严防敌特偷袭登岛刺探军情,破坏军事设施。                                               

1968年深秋的一天,我值夜勤下岗,此时天已拂晓。当我沿着山间小道返回营地时,突然听到某处传来一种"吱嘎吱嘎"的声响。我顿时警觉地蹲下身子,打开手中冲锋枪保险,屏气息声透过朦胧的晨曦循声望去。仔细一瞧虚惊了一场,原来是一只比猫大一点的动物在一块地瓜地里窜动时发出来的声音。于是我关掉冲锋枪的保险,便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去欲探个究竟。这家伙一见我过来,吓得赶忙逃窜而去。我便紧紧地跟在其后追了上去,到了路边它却倏忽不见了,我仔细找寻发现它钻进了横在马路中央的下水道里躲藏起来。我便找来一根树枝从下水道的一个出口处伸进去挑拨它,想撵它出来,可捣腾了几次它就是不出来,急得我手足无措,额头上都冒出汗来。这时在另一哨所执勤的战友李怀忠下岗路过这儿,看到我在忙这忙那,就问我在干什么,我便向他说明缘由后他讲,你这个办法不管用,试试用烟熏准保它会跑出来。于是我们捡了些干燥的树枝,小李用火柴点燃这些树枝从下水道的一个出口伸进去,用手不停地扇动军大衣的衣角向洞里灌风。为防止它从另一出口逃出来,我脱下军大衣严严实实地遮住下水道的这一出口。果然,不一会儿就听到下水管道里传来一阵一阵吱嘎吱嘎的声响,这家伙被烟呛得憋不住了,突然从我这边的出口窜了出来,刚好钻进棉大衣里被我逮了个正着。                        

我俩抱着“战利品"边走边谈兴奋地返回营地。此时刚好是早晨起床时间,战友们闻讯后都跑了过来,围住我俩争先恐后地观看这稀罕物。只见它惊愕地卷缩在棉大衣里,瞪着一双小眼睛紧张地东张西望。这小家伙长约50厘米,体重也就三十斤左右,有一条短尾巴,脑袋上面有一条宽宽的白色纵纹,耳朵短而圆,耳的边缘呈白色,嘴巴尖尖的,鼻子裸露突出,四肢爪甲很长,身上长满灰褐色绒毛,尤其是背部的体毛又浓密又细软,手摸上去感觉特舒服。这家伙叫什么,一时大家都说不准,只是七嘴八舌地说什么的都有。还是老排长胡乃国见多识广,他问大家你们看它的鼻子和嘴像什么动物?大家看了一下都说有点像猪拱嘴,胡排长讲是的,正因为它有这个特征,所以人们叫它猪獾子。它是杂食性动物,主要哺吃田鼠、蚯蚓等一些小动物,饿的时候也会吃田里的地瓜、花生等农作物,据说它体内的脂肪熬成油后,治疗皮肤烫伤烧伤很有效。那个年代人们还没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对此国家也没有专门立法,我们都认为它会吃田里的庄稼,是个有害动物,于是这只猪獾被伙房战士宰杀了。猪獾的肉改善了战士伙食;肚里的油脂送给了岛上的渔民;背上一块浓密的皮毛我特意留了下来,清洗干净后钉在墙上,太阳晒了两天就干透了。这张皮毛至今我仍收藏着,每当看到这张皮毛时,当年捕捉猪獾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现在我们知道了野生猪獾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不能随意捕杀买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