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旅游采风

长江世业洲

发布时间:2020-11-25    单位:鼓楼军休六所    作者:张晓林

世业洲是长江流经镇江与扬州间的一个江中岛,由长江泥沙淤积而成,千多年就在长江中飘忽闪现,定型成岛也有600多年了。

长江中有很多岛屿,世业洲岛不大也不小,面积有40多平方公里。东边的扬中岛比它大,建制上是镇江下属的一个县级市,而世业洲只是镇江丹徒区的一个镇。世业洲对面的瓜州,也曾经是长江中的泥沙淤积岛,因为处古运河渡口,名气极大,可说是长江中名气最大的岛。“泗水流,汴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王安石的名诗: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仅隔数重山”,说的都是这个扬州的瓜洲。但今天的扬州瓜洲,不再是长江中的沙洲岛屿,最终成为扬州陆地的一部分,是扬州邗江的一个乡镇。

世业洲虽属镇江,但世业洲与镇江间的长江是主航道,水域宽阔,世业洲地理上靠扬州仪征更近些。历史上世业洲曾一分为二,一半属镇江,一半属扬州。后来虽然都划给了镇江,但在那个交通不发达的时代,四面环水的世业洲之偏僻、荒漠、孤独,可想而知。落日夕阳下搖曳着大片的江滩芦苇,芦苇曾是世业洲的主打产品。70年代时,中国军队还在世业洲开发过农场,我的一些老战友,还留有世业洲军垦农场的印记。

2005年建成通车的润扬大桥,改变了世业洲的命运。润扬大桥南北穿过世业洲的东部,并建起了互通立交桥与世业洲相连,世业洲成为镇江、扬州两个知名旅游城市的中间点。我驾车从南京到长江中的世业洲,从高高的桥面沿有两圈的匝道大圆环下行,如果速度再快一点,在车上有如飞机盘旋落地的感觉,一下从空中飞落到世业洲地面,飞落到江水环绕如诗如画般的绿野间。

润扬大桥对世业洲太重要了,把世业洲从原始洪荒一下推入现代前沿。今天,长江中的大型岛屿,多有大桥与两岸互通,摆脱了孤独。如镇江的扬中岛,南京的江心洲、八卦洲,马鞍山的江心洲(太白岛),上海的崇明岛 。现在,世业洲是“长江健康第一岛”,是著名的长江旅游度假区,建有现代化的五星级宾馆,高尔夫球场。办有长江国际音乐节,称“中国第一音乐岛”。有儿童游乐园和多种游乐设施,平整的汽车道、自行车道、人行绿道环岛畅通,遇有假日,游人多多。2014年底,最高领导亲临世业洲视察,对世业洲的发展给予肯定,充满期盼。

在世业洲的立交桥下,建有茅以升公园,茅以升的塑像矗立在草坪中。还建有茅以升纪念馆,陈列着茅以升的文稿资料人生图片。有润扬大桥展览馆,记述展示润扬大桥建设的过程。 

茅以升是镇江(京口)人,中国最著名的桥梁大师,中国现代桥梁事业的奠基人。在中国,一说到桥,特别是知名的桥,总要说到茅以升。民国时候的钱塘江大桥,是茅先生的经典之作。记得在石家庄古赵州桥景地,入门处一座长长的影墙上,就书写着茅以升在《中国石拱桥》一书中对赵州桥的介绍评论。因为润扬大桥的连通,因为世业洲的历史性嬗变,把茅以升的塑像和纪念馆立在世业洲头,可以理解,这是江苏人、镇江人,特别是世业洲人发自内心的愿望!

桥,这是陆上交通的关键。我研究军事,记得著名海军战略理论家马汉说过的一句话: 交通决定战争!从人类历史的发展看,交通引领着人类文明的延伸,科技、教育、文化、经济,乃至军事的要素,都要通过交通的媒介促进发展。

茅以升塑像的底座上,刻有茅以升手笔的一段话,我顶着烈日,在塑像前静立,默念着。这是茅先生对自己为桥梁而奋斗一生的总结,是对桥梁这一交通媒介物质载体的升华认知,很有哲学意义。我把它录记与此,和各位朋友们分享:

“人生一征途尔,其长百年,我已走过十之七八,回首前尘,历历在目,崎岖多于平坦,忽深谷,忽洪涛,幸赖桥梁以渡,桥何名欤,曰奋斗。”

地理的深谷洪涛,需桥以载渡,那么,人与人、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之间的深谷隔阂,也需要桥去沟通交流。当然,这是另类的桥梁了。

世业洲还有镇江青少年综合实践基地,我来世业洲,是要在这个暑假,和朝气蓬勃的高中生们,交流分享关于《海军与海洋》、国防与安全的一些心得,带他们走进美丽的南海,走进美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鼓励他们努力奋斗,向茅以升老先生学习,去建人生的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