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旅游采风

六十八年后的重游(三)

发布时间:2021-09-29    单位: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铁竹伟

隔代亲,这是真理!阿树在外人眼里,永远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有绘画天赋,成绩拔尖的好孩子。
    在我心里,阿树从小就是我的“氧气瓶”!记得我开刀住院,三四岁她跑进病房,第一件事与我拥抱,嘴里呢喃着:我给好婆输氧呢!李洋去广东,每晚通电话聊家常,只要讲到阿树趣事,平时不苟言笑的他,总呵呵呵笑不停!
    上琅小,升初中,阿树周末都有课外班补习,每次来去匆匆,我总想抓紧时间亲近,况且女儿也常说我仍活在理想世界里,便带笑反问:“阿婆长你60岁,我不懂社会?!”
   “当然,就不应该那样讲!我发现老师错,我才不讲呢。好婆对朋友,一辈子坚持有话讲当面!”
    话不投机,真是半句多!原本冰箱里有西瓜,但知道阿树例假,我顶着烈日去买,在巷中开理发店的女老板看到,吃惊招呼:“阿姨,太阳底下40度哟,70多岁了,你还敢出门!”“我外孙女要来,去给她买个新鲜西瓜!”
    饭后,我招呼孩子们吃西瓜,阿树不给面,只摇头。放手机中我的唱歌录音,朋友们大把点赞的,我问阿树:好听吧?“难听死了!”阿树毫不客气。分明为了解气,告别走到门口的阿树又大声喊道:“我还是喜欢爷爷!”
    我终于爆发了,第一次,希望是最后一次提高嗓音喝斥:你爷爷是很棒,可没有我,能有你妈妈吗?没有你妈妈,能有你吗?不喜欢我,以后可以不要来……
    当天晚上,女儿转发了阿树流泪写的“检讨”,每一句我错了后面,都有“但是”!
    从女儿小时起,我们母女可以无话不谈,我和李洋都觉得她对阿树太宠,太护,所以,我在电话里直言不讳:“这是检讨?分明是声讨!言外之意,还是好婆我不懂当今人情世故,落伍了,老土嘛!“当然,今天我也失水准,恐怕有点中暑“热怒狂”,也算老妇聊发少年狂,以后记住自己已古稀,不必再追求完美!”
    血同源,爱不断,小别胜怒火,当然,老辈更主动,三代人很快又和美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