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旅游采风

六十八年后的重游(二)

发布时间:2021-09-29    单位: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铁竹伟

今年8月,骄阳似火,我便看着电视,在家原地踏步八千、一万步锻炼。古稀之年,身体健康,生活自理,儿孙欢笑,恐怕是最美的夕阳红。

立秋后,没遇“秋老虎”,早上,阿树约我去琅琊路小学走路,琅小主楼周围的环形公路,是她上小学时的操场,她与爸妈每晚绕楼走几圈跑几圈,已坚持月余。

老伴李洋去广东,我住到女儿家,总忍不住乐:上初一的外孙女阿树,个头窜到1.71米,我与她对话,已需“仰视”。她严格律己,锻炼身体的韧性,更令我刮目相看。

每天走路,看到西面的3幢别墅小院,既熟悉,又陌生。现在住谁不清楚,但在1953年,这里是南京军区政治部幼儿园,最南面的一幢小楼我住过,是大班的教室和宿舍。

那时,江东门分明是乡下,进城没有公交车。记得妈妈送我和妹妹上南京军区政治部幼儿园,坐的是带乌蓬的三轮车。

“小伟,带妹妹去看和平鸽,我和老师有事谈。”到幼儿园后妈妈叮嘱道。

我明白妈妈要走,是担心妹妹哭,便乖乖拉着小妹到后面院子里转,遇见两个老师,我跟大班老师走,小妹被小班老师领去。走了好远,我还听到小妹的哭喊声:

“我要回家,我要妈妈!”

那年闹流感,我们在幼儿园连呆3个星期才放假。回家后3岁小妹哭成泪人,吃饭哭:幼儿园饭不好吃,睡觉哭:幼儿园的床不好……到周一要上幼儿园时,她爬到床底下不出来,妈妈心一软:好,不送你上幼儿园了!

我立刻说:妈妈,我也不去。“你去!”妈妈口吻不容商量。都说中间的孩子,姥娘不疼,妈妈不爱。我排行老三,住校当然是我的主弦律。幼儿园3年,小学6年,中学只初一走读,然后一直住校,直至1968年当兵。

我常感慨自己有这样的父母,为抗日救国,不怕赴死;也感谢爸妈从小送我过集体生活,让我磨练得乐观坚强!

沿着集庆门大街往南走,上新河社区的路两边,楼群林立,式样各异,高低不等,基本看不到平房。68年的岁月,尤其改革开放40年后,我亲眼见证了南京城一天天长高!
    天地间,楼在长高,人也长个!铁家四代人,个子越长越高。以妈妈和我家为例,我妈1.56米,我1.65米,我女儿1.66米,上初一的外孙女阿树,身高已到1.71米,往后可能还高,因她去年上大学的表姐,身高1.78米。据观察,零零后的孩子,普遍比父母个儿高,同时,自信傲气的个性也高!
    我2009年退休,尤其是2012年开了大刀后,深感生命已是倒计时,内心产生强烈的愿望:把自己几十年跌跌爬爬悟出的理儿,教会女儿,省得她在培养自己女儿时走弯路。
    谁知,在时尚的“不能输在起跑线”的口号面前,我输得很惨!我对女儿讲自己的经验,孩子重在德智体全面发展,不要太在意每次考多少分,第几名。“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半个世纪前,我读高中时就批判了!你上学时,我和爸爸常出差,没要求你考多少分,你如今不也很幸福!
    女儿反驳道:你常出差不管我,爸爸辅导时常常训我,我成绩一般,考不上好大学!否则我可能是另一种人生!妈妈你不了解,现在竟争多激烈!有一半初中毕业的孩子考不上好高中!更上不了大学!如果说小学时是我们要阿树上课外补习班,现在是她要求上,因为初中老师讲得太简单,加上班里纪律不好,常听不清……
    一次饭桌上聊天,我讲自己对某位名人之后直接说出批评意见,小我一个甲子、整整60年的阿树,竟脱口而出:好婆,你太不懂社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