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旅游采风

六十八年后的重游(一)

发布时间:2021-09-29    单位:玄武军休四所    作者:铁竹伟

人老先老腿,一点不假!年过70后,隔三差五,腰疼、膝关节疼,这次,右腿上台阶,便如针扎,拍片两腰椎膨出。

朋友介绍,省老年医院分院门诊部有位博士医生,每周一门诊,腰弯45度的病人,经他推拿,能挺起胸了!

周一,求医心切的我,带上片子,打的到河西,八点即站到医院门口,8点半挂号,应该不算晚。无奈,门卫挡道:未恢复门诊,也不知何日恢复!

稍微失落,转念坦然;平日此时正绕着琅琊路小学,与老战友聊天走路,今日无非换到河西,这里楼高路宽人稀车少,空气还新鲜呢!若忙看病,哪有机会逛呢!顿觉心旷神怡。

耳听全民K歌《绿树成荫》的咏叹调,沿街道边往东走,不时拍拍远近楼群,心中感慨万千:住南京几十年了,从来没到过这里。谁料,拍照看到街边一块“上新河社区”的牌子,心一惊,记忆飞速闪回,1953年爸爸调至南京军区法院,人走家搬,妈妈怀着二弟,带着我们姐弟5人,从上海证券大楼搬至南京,第一个家,就在水西门外上新河。68年后的重游!

1953年,我5岁,不记得搬家的过程,只记得上海的家在高楼里,到南京,住在四周都是水田的平房里,不远处住着执法队的解放军叔叔。看到我和3岁的小妹,常鼓掌吆喝:

“小伟,跳个擦皮鞋舞!”

“好!”我不怕生,立即拉起裙角,边唱边跳起在上海幼儿园学的苏联舞蹈。至今我还记得那个弦律,记住几句歌词:一天一天擦皮鞋,一天挣了一百块,打油买菜,就不给你小老太……

听执法队叔叔们说,他们枪毙罪犯的刑场离这里不远,常有周围老百姓远远观看。我真想看打枪,曾对叔叔们要求:下次能不能带我去?他们笑着摇头,枪毙犯人,脑浆迸溅,真能吓死你!

那会3岁小妹胖乎乎,爱嘟嘴,叔叔们开玩笑叫她苏联小面包!真是应了姑娘18变,当年修长灵巧的我,从小学开始一直住校,长成“幅圆辽阔”的铁蛋,而小妹则越大越漂亮,成了铁家一枝花!

一岁多的大弟,总不开口说话,妈妈着急,问公家请的奶妈恩娥:不会是个哑巴?脑后盘个巴巴揪的长脸恩娥捂嘴笑了,一口地道苏北腔:苏大姐,男娃讲话晚,我大儿子3岁才会叫妈!妈妈担心地问爸爸:都说吃谁奶像谁,别是吃恩娥奶,咱儿子也不开口!

是啊,自从大我一岁的白胖哥哥,当年部队驻山东农村,被流行白喉传染,只活50天夭折后,大弟是铁家第一个男丁!即长子,当然精贵!还好,不久大弟会叫爸妈了!现在回想起来,恩娥讲的三岁开口,恐怕是虚岁。